法制周刊

安徽萧县一商人为借贷双方牵线被公诉,此前曾诉多名公职人员

来源:法制周刊     发布时间:2020-08-20 09:03:55
摘要:被指控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但案件没有一名受害者,也未给任何人造成损失。2020年6月2日,61岁的李德敏被安徽省灵璧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8月15日,李德敏的家人告诉记者,灵璧县人民法院曾通知其辩护律师,该案定于8月20日开庭审理。不过,记者在灵璧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处获悉,该案原定的开庭时间因与辩护律师的其他案件发生冲突,已改期至8月30日开庭审理。此前的3月3日,该案由萧县人民检察院起诉至萧县人民法院。用李德敏...

 

被指控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但案件没有一名受害者,也未给任何人造成损失。2020年6月2日,61岁的李德敏被安徽省灵璧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8月15日,李德敏的家人告诉记者,灵璧县人民法院曾通知其辩护律师,该案定于8月20日开庭审理。不过,记者在灵璧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处获悉,该案原定的开庭时间因与辩护律师的其他案件发生冲突,已改期至8月30日开庭审理。

此前的3月3日,该案由萧县人民检察院起诉至萧县人民法院。用李德敏一名家属的话来说,萧县人民法院因其感觉到该案颇为跷蹊,所以不愿意被卷入其中,并向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说明,婉拒了此案在该院开庭审理。4月15日,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灵璧县人民法院审理。

那么,既然案件没有一名受害者,李德敏为何会被刑事立案和提起公诉?当地法院又为何不愿意接受此案开庭审理?案件背后又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隐情?

记者从李德敏的家属处采访得知,李德敏的两位辩护律师将为其做无罪辩护。他们认为公诉机关指控李德敏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存在诸多疑点,李德敏的资金均为自有资金或亲朋好友手中的闲散资金,都系特定对象,并非公诉意见书指控的不特定公众对象。此外,关键问题是,李德敏被指控的行为目前尚无法律明令禁止,且有相关无罪判决案例。

“我们与委托律师曾去萧县公安局问及李德敏涉黑恶案件的事情,他们称我父亲涉黑恶并不存在。我们去萧县人民检察院问询被逮捕的情况,他们认为在基层的司法就是这样,检察院也很无奈,做不了主,因案件是由宿州市人民检察院给定的调子,先起诉再说。”李德敏的家人告诉记者,当地公安机关曾以其涉嫌非法集资、高利转贷介入调查,但最后还是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为民间借贷双方牵线搭桥

据了解,因多年从事装修工程承包业务,在安徽萧县小有名气的李德敏,曾在2006年注册登记了一家“萧县春雨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咨询公司”(以下简称“萧县春雨公司”),其经营范围除了房产投资、买卖信息中介业务外,还包括民间借贷投资理财信息咨询业务,但公司也一直只有李德敏一人在经营。

由于当时的民间借贷活动趋于正常,急用资金与闲置资金的相互需求旺盛,曾作为特定借贷双方中介人的李德敏,在一些亲朋好友之间牵线搭桥,撮合借贷双方签订借款合同,仅赚取%1~%3不等的佣金。

但噩运却自此开始。在2008年至2012年期间, 当地公职人员王武忠、梁高平、陈志勇等人以其身份和影响,曾主动找到李德敏,愿意为其认识的借款人做担保。但涉及上述公职人员的几笔欠款,其本金共计400万元,实为李德敏的自有资金。不过,其借款被多次拖欠,甚至数年都未予偿还。无奈之下,李德敏便在2014年、2015年、2017年分别向萧县人民法院、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了上述几名公职人员,要求其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涉案的几起借贷纠纷,经一二审法院的开庭审理,李德敏均获胜诉,法院作出判决结果,认定陈志勇、陈龙、王武忠、梁高平等6名公职人员需承担借款人债务的连带清偿责任。但陈志勇、梁高平等人却拒不履行法院判决和执行裁定,甚至四处扬言,如果将李德敏“扳倒“,这些钱就不用还了。

到了2018年年1月,陈某(王武忠之妻)、梁高平等9人便向萧县公安局举报李德敏涉嫌非法集资,后经公安机关查实,李德敏不存在被举报的行为。

于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李德敏的家人向记者透露,到了2019年2月,王武忠、梁高平、陈志勇等人,趁着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安徽期间,假借扫黑除恶之名,动用人脉关系,并非法获取李德敏的家庭住址、银行流水等个人信息,组织其他借款未还的欠款人,罗列材料,以其涉黑涉恶、高利转贷为名,再次对李德敏进行了恶意举报。

2019年5月17日,作为宿州市萧县春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德敏被萧县公安局以其涉黑恶的名义予以传唤后被拘押,同年5月30日被逮捕,8月29日被移送萧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后该案被多次退回补充侦查、多次被重新移送审查起诉、多次被延长审查起诉期限。

记者在其家属处获得一份录音证据证实,一名县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曾告知李德敏的家人,因“举报人”都是当官的,且闹得厉害,他们也可怜李德敏,认为李德敏的损失最大,而案件没有受害人,也没有社会危害性,“让法院判去吧”。

“当时,我父亲被宿州市公安局列为萧县四大涉黑案件,但经市、县公安局联合调查,我父亲不存在上述被举报的情况。但王武忠、梁高平、陈志勇等人依然不死心,组织与案件无关的人员,以上访为由给司法机关施加压力,要求把我父亲办成铁案。”李德敏的儿子告诉记者,在其父亲的案件中,即没有一个受害人,也不给任何人造成一分钱的经济损失,但当地司法机关却以“举报人是当官的”、“举报人闹的厉害”的理由,将此案列为刑事案件。

对于上述说法,5月25日,记者曾来到灵璧县委宣传部、灵璧县人民检察院联系采访事宜,但均以案件正在办理中不能接受采访为由被婉拒。

记者在家属处获得的一份《起诉书》的内容显示,2006年至2018年期间,李德敏以其经营的萧县春雨公司提供投资理财、民间借贷咨询等服务为由,未经有关部门批准,通过熟人介绍、口口相传等方式,允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方式还本付息,先后向社会不特定公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共吸收林某、李某某、侯某等30多人共计人民币2700多万元,数额巨大,被告人李德敏将此款主要用于出借给他人使用,从中赚取高额费用……本院认为,李德敏违反法律规定,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吸收存款,扰乱金融秩序,其行为违反了《刑法》第176条,应当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曾诉公职人员要求承担连带责任

在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记者也查阅到发生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的民事纠纷,涉及李德敏(原告)分别起诉被告王武忠、陈志勇、陈龙、梁高平等6名公职人员的民事判决书(案号分别为2014萧民一初字第03401号、2014宿中民二初字第00201号、2018皖13民再54号、2017皖1322民初424号),其判决结果均为李德敏胜诉。

记者采访了解到,尽管李德敏的诉讼主张都获胜诉,但前述案件涉及的400万元债务,多名被告拒绝履行,至今都未予偿还,其借款都是李德敏的自有资金。

一名知情者向记者透露,王武忠在2008年7月主动找到李德敏,称其自愿为萧县同创农贸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已破产)的60万元借款提供担保。目前,他担任萧县文化和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职务。当时为该笔借款担保时,王武忠时任萧县丁里镇党委书记,其妻子陈某(另一名被告)时任丁里镇中学的校长。

作为另外两名被告的陈志勇(其妻子也为另一被告)、陈龙(为其父母亲借款担保),前者任职于萧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后者的父亲陈某曾是萧县交通运输局的职工。而在2012年为一笔200万元借款(借款人王某、李某某均因非法集资被判刑)提供担保的梁高平,曾时任中国银行萧县支行行长职务。

对此,8月16日,记者分别致电陈龙、梁高平、王武忠等人电话采访求证,其电话拨通后均未肯接听。

李德敏的家人认为,产生借贷关系的出借双方,都系李德敏的亲朋好友,但由于出借双方不太熟悉和信任,双方借贷在合同签订及公证后,出借双方及居间人李德敏三方达成口头协议,即为了保障出借人的资金安全,出借人将其出借资金,经李德敏银行账户再转给借款人。但正是基于此种行为,李德敏被检察机关认定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其家人更是难以理解。

“李德敏未有非法占有亲朋好友的资金,亲朋好友也没有因李德敏的居间中介服务行为而产生经济损失,何来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李德敏的儿子告诉记者,在审查起诉期限即将到期时,灵璧县检察院以承诺可以判缓刑、一个月结案等为由,欲做通其父亲李德敏及其家人的思想工作,让其认罪认罚。“我们都认可父亲的行为,坚决不同意认罪。”

记者了解到,李德敏的案件在萧县乃至整个宿州市,曾一度引发社会热议,案情也得到了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张明楷、周光权,以及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陈兴良、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奋飞、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建伟等刑法学专家的高度关注,还为此专门出具了《专家法律意见书》。

记者获得的该专家意见书指出,综合案件全部材料,李德敏的行为不属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其行为仅限于在特定的出借人与借款人之间居间牵线或利用自有资金出借他人或为他人提供担保而已,故固有从中赚取利益的私心,但未故意扰乱或破坏金融秩序,也未实际扰乱或破坏了金融秩序;其行为是对现有金融秩序的有益补充,有关纠纷应当依照民事诉讼程序解决。“如果本案在审查起诉阶段,应当做出不起诉决定,如果本案在审判阶段,应当宣告无罪。”

对此,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连大有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李德敏作为特定的借贷双方中介人,撮合借贷双方签订借款合同,李德敏向借款人收取一定比例的佣金的行为,属于典型的民间借贷咨询中介行为 。

连律师说,该行为既不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也不属于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因为在此种情形下,出借人并非将资金借给了李德敏,而是通过李德敏借给了特定的借款人。

“李德敏主观上不具有吸收存款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吸收存款的行为。借款金额、借款期限、借款利率具有出借人与借款人直接约定,李德敏作为中介人不具有向出借人还本付息的义务,本金和利息是由借款人直接向出借人支付或者通过李德敏向出借人支付。”连大有表示。

北京华象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刘校逢对此案也很关注,他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无论是出借人通过李德敏向借款人交付借款本金, 还是借款人通过李德敏向出借人归还借款本息,资金仅在李德敏的账户上做短暂停留,并没有沉淀在李德敏的账户中形成资金池。

刘律师认为,李德敏除了按照约定向借款人收取一定比例的佣金外,既不需要向出借人支付利息,也不需要向借款人支付利息,李德敏的此种行为根本就不具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所要求具备的“利诱性”,不属于“吸收存款”的行为,而是典型的民间借贷咨询中介行为,此种行为显然不能认定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对于事情的进展,中国商报将继续予以追踪报道。(来源:中国商网 记者:孔自林 杨轩)

责任编辑:刘玺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