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守住生命的烛光

来源:法制周刊     发布时间:2019-07-11 08:33:18
摘要:4岁10个月的圆圆,本来跟父母住在常德安乡的家中,但他如今在安乡县公安局三岔河派出所待了整整一周。圆圆的妈妈(肖二娘,化名)三年前因贩毒被安乡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爸爸(李三喜,化名)今年7月因涉嫌贩毒被警方抓获。由于圆圆的奶奶年迈,其他亲人又不愿接走他,派出所的民警和家属成了孩子的编外父母,轮流照看这个特殊的孩子。民警给孩子买衣裳、玩具,逗孩子玩,孩子每天很开心,这个在特殊家庭里出生的小男孩慢慢...

4岁10个月的圆圆,本来跟父母住在常德安乡的家中,但他如今在安乡县公安局三岔河派出所待了整整一周。

圆圆的妈妈(肖二娘,化名)三年前因贩毒被安乡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爸爸(李三喜,化名)今年7月因涉嫌贩毒被警方抓获。由于圆圆的奶奶年迈,其他亲人又不愿接走他,派出所的民警和家属成了孩子的编外父母,轮流照看这个特殊的孩子。民警给孩子买衣裳、玩具,逗孩子玩,孩子每天很开心,这个在特殊家庭里出生的小男孩慢慢开始变得听话乖巧起来。

但是,圆圆的将来怎么办?民警们也很发愁。

△ 白天住在派出所的圆圆

他的家庭,孩子在爸妈眼皮底下舔麻古壶

圆圆的爸爸今年63岁,妈妈43岁,之前住在安乡县城郊结合部的房子里。民警说,这个家常常关着门窗,圆圆的父母也很少带孩子出门玩。倒是不断有陌生人来这里,购买毒品。

办案民警说,3年前,圆圆的妈妈自己吸毒、贩毒被安乡警方抓获,现正在监狱服刑。

房间屋内堆满了杂物,还有吸毒工具和毒品,里面杂乱不堪,由于有吸毒人员在此进进出出,圆圆就生活在这个复杂的特殊环境里,暗无天日,没有书籍画册,没有儿童玩具,没有天真烂漫,每天见到的是毒品、吸毒工具和吸毒人员。据圆圆父亲交代,由于圆圆多次见到警察上门抓捕涉毒人员,在圆圆2岁那年的一天,睡梦中的圆圆突然从床上惊醒并从床上跳起来,对着父母大喊一声“赶快关门,警察来了”。

△ 民警家属陪圆圆逛超市

圆圆的妈妈肖二娘3年前就因贩毒就被警方抓获。前些年圆圆的父母李三喜和肖二娘之前就因为盗窃、销赃、涉赌、涉毒、贩毒等问题被警方多次打击处理,是监狱的常客。民警说,这两个人并没有好好照料孩子,有时候孩子调皮,去舔麻古壶,他们也不管。周围的邻居并不喜欢这家人,也没有小朋友愿意跟圆圆玩。

△ 民警家属陪圆圆逛超市

今年7月,圆圆的爸爸李三喜被警方带走。7月3日夜里10时许,这个夜晚特别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安乡县公安局三岔河派出所所长张华抓到一名吸毒人员何某,据何某交代,刚刚从李三喜家中买完毒品回来就被你们抓了。张华立即带领民警抓捕涉嫌贩毒的李三喜,然而人去楼空,家里只要一名年幼的小男孩在脏兮兮的床上打滚。就在民警返回途中,民警凭借微弱的光亮,发现前方一个黑影正朝民警走来,“这么晚了,难道是李三喜回来了”张华和李三喜是“老熟人”了,曾多次抓捕过他,民警跨步上前,定睛一看,果然是李三喜,不容分说,民警立即将他牢牢控制,并从李三喜身上搜出7包冰毒,5包麻古。

△ 民警从圆圆“父亲”身上收缴的部分毒品

“俺家里还有未成年的儿子,你们不能抓我”,听到爸爸李三喜大喊声,圆圆像着了魔点击一般,立马从家里跑了出来,说什么也不让民警带走“爸爸”。圆圆对民警说“爸爸到哪,我就跟到哪!”这个未满5岁的孩子,见到警察要带走爸爸,他没有哭,也没向警察求助,而是和警察“评理”。李三喜把圆圆抱在怀里,大吵着要和警察“拼命”,他或许觉得这样做警察就会放了他。办案民警说,这不是李三喜第一次用孩子“当挡箭牌”了。前些年警方来到这里检查,李三喜、肖二娘就用孩子挡着警察,还把孩子放在给买毒品的人玩的赌博机上,好让警察不把机器拿走。起初孩子年幼被吓得大哭,李三喜、肖二娘也不管。但这次,警察把圆圆从李三喜手中抱了过来,大吵大闹的李三喜最终还是被警察带走了。

△ 民警审讯毒贩李三喜

在审讯李三喜的那晚,圆圆就住在公安部门接待室死活不肯离场,直到累了,才在办案民警陪同下入睡。经审讯,据李三喜交代和民警掌握的线索,李三喜因涉嫌盗窃、容留他人吸毒、贩毒等多起刑事案件,7月4日,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亲情感化,这个叛逆的孩子真的好乖,乖的让人心疼

△ 民警家属吴娟为圆圆洗澡

圆圆和民警吃住的日子里,所长张华和他当教师的妻子吴娟一直在细心照料圆圆,吴娟已经是俩个孩子的母亲,带孩子的经验还比较丰富,对这个“编外孩子”到来,她又喜又担心。每天夜晚帮圆圆洗澡、穿衣。起初,圆圆心里想爸爸,哪儿都不去,什么话都不肯说。吴娟和她10岁的大儿子主动亲近圆圆才有所缓解。上个周末,吴娟还带圆圆逛了超市,给圆圆买了衣裳和鞋袜,还买了些儿童书籍。白天,派出所就是圆圆的家,民警轮流照看,圆圆很“野”,民警稍有疏忽,圆圆就玩失踪,叫民警找得好辛苦。派出所食堂还给圆圆开小灶,煮稀饭、面条,不放辣椒,不放很多佐料,不要让孩子吃坏了肚子。

△ 民警张华陪圆圆吃饭

到来晚上,圆圆又回到了张华家中,妻子照看,为防止孩子摔跟头,或者摸到热水壶、电门,吴娟反复叮嘱圆圆。闲暇时教他看书识字,唱歌,看电视,陪他睡觉。圆圆很喜欢这个“编外妈妈”,还把“编外妈妈”教会的歌唱给她听。

吴娟说:“他真的好乖,乖得让我心疼。”

他的未来,将来会得到好的照顾吗?

△ 民警家属吴娟给圆圆买鞋

民警张华说,可能由于圆圆的家庭情况特殊,圆圆跟其他的孩子有很多不一样。别人家的孩子娇气,什么都要爸爸妈妈帮忙,但圆圆自己会做很多事。比如,圆圆想喝水了,就自己拿杯子,拿不到,就喊警察叔叔。民警没时间陪他玩,他也不会吵闹。

圆圆不会喊人。张华说,可能孩子父母没有教过他吧。有一次,孩子轻轻叫了一声“爸爸”,张华说,不知道孩子在叫谁,但就是这么叫出口了。

如今,有一个问题让民警们很发愁。圆圆不可能永远待在派出所里。民警第一时间带着人去找孩子的奶奶,但奶奶已经80多岁了,身体很不好,没办法收留。孩子的外公外婆不愿意照顾孩子。即使警方做了很多工作,孩子的一些叔叔伯伯也都不愿意接孩子走。

△ 白天住在派出所的圆圆

孩子不能送福利院,因为法律不允许。张华说,经常有好心人到派出所询问,能不能收养孩子,可是同样因为法律不允许,民警只得耐心向这些好心人解释。

安乡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公安局长罗立杰说:“我们一边要严厉打击刑事犯罪;一边要进行亲情感化,教育帮助违法犯罪人员家庭”。目前,公安局已经联合民政部门,当地党委政府正在商讨一个合法也合理的方案。

张华承诺,不管怎么样,只要孩子在派出所一天,就不会让孩子受一丁点委屈。

张华妻子说,如果有一天孩子被接走了,她会很难过,但更会担心孩子:将来孩子的爸爸妈妈回家了,把孩子接走,他们能不能好好照顾孩子呢?他们有没有能力把孩子养大,接受好的教育呢?(文中人物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来源:安乡公安)


责任编辑:刘玺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