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风雪 妻儿 那年味

来源:法制周刊     发布时间:2019-01-28 15:24:21
摘要:咋夜风很大。下半夜下起了大雪,风雪交加。今天早晨起来,地上,屋上,树上全都白了。地上的雪有一寸多厚。这是今年来第一次下大雪,也是入春以来的一场大雪。雪把大地盖得严严实实。雪也冻死了一些危害人们和庄稼的病虫。记得《红楼梦》里有一句名言:“瑞雪兆丰年,丰年好大雪。”儿子说,一年二期开学的第一天,我想要爸爸送我上学去。我依儿子的安排,早晨七点钟起床了,热被窝里不想起来,儿子八点钟要赶到学校,我没有懒床的理...

咋夜风很大。下半夜下起了大雪,风雪交加。今天早晨起来,地上,屋上,树上全都白了。地上的雪有一寸多厚。这是今年来第一次下大雪,也是入春以来的一场大雪。雪把大地盖得严严实实。雪也冻死了一些危害人们和庄稼的病虫。记得《红楼梦》里有一句名言:“瑞雪兆丰年,丰年好大雪。”

儿子说,一年二期开学的第一天,我想要爸爸送我上学去。我依儿子的安排,早晨七点钟起床了,热被窝里不想起来,儿子八点钟要赶到学校,我没有懒床的理由,第一天不能让儿子迟到。起来后,生火给儿子打了一对荷苞鸡蛋。意思是想儿子期考的时候,语文,数学得双百分回家。

我急急忙忙给儿子戴上一顶白毛帽子,系上白围巾,戴上蓝色的拳击式的手套,骑上自行车上学去了。雪地上还只有几道自行车压过后留下的轮迹。我跟儿子说,“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儿子听后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其中的一些道理。我骑上自行车在雪地里哧咔哧咔地响,有时车轮还打滑。上大街的时候,看见上学去的小孩子,他们头上也都戴着白的,红的,蓝的,绿的帽子,系上五颜六色的围巾,给下雪后的街道上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白雪,孩子,街道,好一派初春雪地里五彩缤纷、勃勃生机的气象。

下午儿子的母亲生病不好,在外婆家吃晚饭后没有回家。我和儿子回家了。回到家里,只有我和儿子,同学来家里玩,我忙着端茶倒水,切水果,拿香烟。尽管这样,但都没有妻子在家的热情待客的氛围。同学也坐不住,一会儿就走了。今天是元霄节。街上龙灯很多。还有打渔鼓的,玩三棒棒鼓的,跳狮子舞的。他们大多是来自乡下的农民,也有工厂的工人。九十年代中期,改革开放正显成效,农村富裕了,工厂兴旺了。他们逢年过节都到城里给单位拜年送祝福,送吉祥。记得县委机关大院里来了一批又一批。加上地上有雪,鞭炮,雪花,给节日添了不少的色彩和气氛。入夜,有的人家大人带着儿子,女儿在雪地上玩花炮了。我的儿子上床睡了,眼睛睁得大大的,静静地听着外边的花炮声。我心里想,如果妻子在家,我也会带着儿子到外边雪地里去玩花炮。家里缺少了儿子的母亲,温馨的家庭气氛就淡了很多很多。我听着花炮声,心里不大好受,只好叫儿子好好睡觉,明天早点起床上学去。(李德伟 )


责任编辑:刘玺东

上一篇:笔墨情缘

下一篇:微信运动 运动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