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散文随笔】去湘西凤凰

来源:法制周刊     发布时间:2019-04-26 16:04:18
摘要:湘西凤凰,是一只美丽而又迷人的鸟,深山里常常飞出金色的凤凰 ;湘西凤凰,是一座古老而又传奇的城,黄丝桥,吊脚楼,南长城,一道又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湘西凤凰,是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这里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历史名人:熊希龄、沈从文、黄永玉……美丽迷人的鸟,让我放飞心情去梦想。 2000年炎热的夏天,我有机会陪北京的客人中一先生去仰慕已久的湘西凤凰。在我去之前,对凤凰不甚了解,只晓得是我国近代著名文学家沈从文,...

湘西凤凰,是一只美丽而又迷人的鸟,深山里常常飞出金色的凤凰 ;湘西凤凰,是一座古老而又传奇的城,黄丝桥,吊脚楼,南长城,一道又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湘西凤凰,是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这里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历史名人:熊希龄、沈从文、黄永玉……

美丽迷人的鸟,让我放飞心情去梦想。 2000年炎热的夏天,我有机会陪北京的客人中一先生去仰慕已久的湘西凤凰。在我去之前,对凤凰不甚了解,只晓得是我国近代著名文学家沈从文,画家黄永玉的故乡。在我的想象之中,凤凰是一座山城,小桥流水人家。吊脚楼依山而建。街道是用青板石铺成的。年代久远了,青板石会被人们的脚步踩得光亮光亮的。近段,在凤凰县又发现了湖南湘西边墙南长城。从媒体宣传上,从游人闲谈中,或多或少增加了一些关于湘西凤凰的感性认识。历史学家,文学家,诗人,画家,记者,大学生,他们陆陆续续去了凤凰,把凤凰炒热了。什么凤凰县城是我国目前保护得最完好的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南长城可以和北京长城媲美,黄丝桥古城堡列入了联合国人类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范围。凤凰的美人多,翠翠到底有多美?凤凰的小桥富有诗意,诗意到底在哪里?“在青山绿水之间,我想牵着你的手,走过这座桥。桥上是绿叶红花,桥下是流水人家。桥的那头是青丝,桥的这头是白发。”我被这些东西撩得心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去湘西凤凰走一走,看一看。说来也巧,就在我最想去的时候,机会来了。北京的客人中一先生带着妻子,和即将到美国留学的女儿要去凤凰,我以陪同者的角色从桃源县城出发,加入到了去湘西凤凰的行列。实现了我多年的梦想。

古老传奇的城,让我走近历史去思考。来到了湘西凤凰。第一站去黄丝桥古城。古城1869年建,是凤凰县最古老的城堡一一渭阳城堡。城墙,城门,城楼保存完好。现在里面居住着一个村落的人。联合国准备拔一笔可观的款子,把这里的村民迁移到别的地方去。恢复这里古城堡的原模原样,风俗人情。走出了古城堡,又参观了南长城。站在公路上,仰望用青石垒堆而成的城墙,城堡,给我的感觉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万里长城永不倒,只是不见秦始皇。”“不到长城非老汉”的历史和现实感叹。为什么说她是南长城?历史学家,长城考古专家他们有自己判断的标准。长城不是一道单纯孤立的城墙。城墙连绵长度要在数百里以上,具有不封闭性。而且是以城墙为主体,同大量的城、障、亭、标等要素相结合的防御体系。凭借我的直觉,她确实具备了这些条件。不愧为祖国的湘西南长城。第三站是游览凤凰县城。凤凰县城给我最初的印象是看了电影《乌龙山剿匪记》之后产生的。这次是我亲临其境了,心情是格外的高兴。沿着古老的通道观赏凤凰城,就会顿然发觉一个悠远宁静的世界在眼前。青山,绿水,青砖,青瓦,老木屋,吊脚楼,风雨桥,青板石铺成的街道,店铺,拦腰小木门,银饰,蜡染,织绵等手工制品。神韵独具,浑然一体,互映成趣。她们都给我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在万名塔前,沱江旁边,有几个写生的大学生,也有一个农民模样的蜡画者,他们画得那样的入迷,那样的执着,那样的虔诚。

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在山沟沟里能产生象黄永玉那样全世界都闻名的画家呢?我小时候也爱好画画。记得有一位教我画画的老师,告诉我用双手做成方框框,放到一只眼睛前,框里的景物缩小了,按比例缩小到你所画的需要的大小,这样画在纸上,就是一幅美妙的画。照相的原理也是这样的。我想,山里的人视觉长年被山连水,水含山近距离浸染了,容易成相,成画,成画家。山里人为什么又容易产生象沈从文那样著名的文学家呢?文学是形象思维。感觉,发现,抒情,写意,融合在一起,才是文学作品。山里人面对着大山,太阳,月亮,溪流,泉水,鸟语,花香,容易产生无穷无尽的联想,遐想。发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山里人建筑房子,都是一块一块的,挨着挨着的。鸡犬相闻,朝夕相处。几乎过着与世隔绝,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人在一块儿长了很容易产生感觉,感情。有了感觉,感情,就要找某种方式方法抒发出来。对歌,吟诗,写小说。文学,文学家就这样产生了。城里人流动性大,生活节奏快,思想比较活跃,开放。精于计算,善于逻辑推理思维。自然而然的有了数字家,哲学家,思想家。真是“环境影响人,生活塑造人。”

平凡伟大的人,让我敬佩不已去怀念。在回酒店的路上,我问北京来的女大学生,你为什么喜欢崇拜沈从文老师呢?她沉思了一会儿说,沈从文老师既不是左翼作家,也不是右翼作家。他象一名平凡的人那样,朴素自然。自自然然地做一个人,写一些平凡人的平凡事,平凡故事。象《边城》里的女主人翠翠。

吃完中饭后,她和她的妈妈又去了沈从文老师的故居,墓地。我想去没有去成。也许是车子坐不下的缘故吧。沈从文故居于1991年被列为湖南省人民政府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去的时候,故居正在培训讲解员。里面陈列着沈老的家人捐赠的手稿,书籍,遗物,遗像。前来瞻仰者络绎不绝。沈从文老师的墓地,离县城二里路。在一个小小的“听涛"山坡下立着一块五彩岩石。岩石下里埋着沈老的骨灰。岩石上面刻着自撰的碑文。大意是,平常人象小草,平平常常地生长,平平常常地死去。“先生一生,淡名如水,勤奋,俭朴,谦逊,宽厚,自强不息。先生爱祖国,恋故乡,时刻关心国之安,乡之勃兴,民之痛痒,人之温爱,堪称后辈学习之楷模,特立墓地,以示永远怀念。”

我怀念沈老师,流连凤凰城。什么时候,再访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感悟一些小的道理,感受一些新的变化呢?北京的客人中一先生说,等我的女儿在美国博士毕业了,再去湘西凤凰。(李德伟)


责任编辑:刘玺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