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三十年相伴相随的见证

来源:法制周刊     发布时间:2019-05-29 09:34:59
摘要:屈指一算,今年恰是本人参加公安工作满三十年!适逢单位开展“我与桃源公安”征文活动,同事笑嘱我写点什么。是啊,三十年!将我从一名“正青春”的年轻人磨砺为满头华发的“资深公安”,很多的往事、老前辈、同事的英勇事迹、趣闻轶事像看电影似的,一幕幕展现在眼前!回眸过去的三十年,感觉真如古人形容的: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思来想去,作为桃源县公安局的一名“老人”干脆就怀怀旧,希望桃源公安的年轻一代透过这些陈旧的琐...

 

屈指一算,今年恰是本人参加公安工作满三十年!适逢单位开展“我与桃源公安”征文活动,同事笑嘱我写点什么。是啊,三十年!将我从一名“正青春”的年轻人磨砺为满头华发的“资深公安”,很多的往事、老前辈、同事的英勇事迹、趣闻轶事像看电影似的,一幕幕展现在眼前!

回眸过去的三十年,感觉真如古人形容的: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思来想去,作为桃源县公安局的一名“老人”干脆就怀怀旧,希望桃源公安的年轻一代透过这些陈旧的琐事,增强作为今日桃源公安人的荣誉感、使命感、幸福感,并更清晰地看到桃源公安更加美好的未来,而坚定从事公安工作的信心和勇气。

一部淘汰的电话总机

我在部队就是从事通讯技术工作的,转业进入桃源县公安局的第一站是在后装部门。在这里,我以专业人士的目光,见识了当时县公安局的电话总机用在部队已被淘汰的50门共电式交换机人工接转电话的情形。就像老电影里演的那样,拿起话筒叫接线员。排队预约等待那是经常性的,有时为了联系上出外勤或驻乡镇的同事,可能要花上大半天的时间。大约到1995年的样子,这种人工交换机才换成了一部150门的纵横制数字交换机,桃源公安上下左右的电话通讯才基本实现了直拨功能。

三十年来,桃源县公安局的通讯手段随着国家的通信事业的快速发展而不断改善,数字程控有线电话可全球直拨,移动警务通手机人人随身携带,350兆警用对讲机全域覆盖功能强大,公安专网千兆光纤互联互通,各种警用数字终端、设备不胜枚举。用“随时随地、随心所欲”来形容今日的公安通讯是比较贴切的。

一只抽屉的愿景

1990年初,我到当时的刑侦队做内勤工作。当时的刑侦队是县局机关的第一大专业警队,有30余侦技人员。除技术室另有办公场所外,约20来名侦查员含内勤挤在一大一小共两间约50平方米的办公室办公。也难怪,全局机关安置在一栋三层的砖木结构的楼房内,部分房间还兼做干警宿舍,都是几个人挤一间房办公。刑侦内勤因工作需要专用一张办公桌,其余的几张办公桌均为公用,谁写材料谁用。

不过,好在侦查员平时都在外办案,办公桌倒也不显紧张。一次召开队务大会时,队长郑重宣布,到年底时,想办法再弄几张办公桌,争取每个侦查员配套一只安钥匙的抽屉,便于保管卷宗!这个当年的小目标,在今天看来令人唏嘘!再看看当下的我们,局机关全新的13层业务技术用房,每间办公室都配备有中央空调、桌椅柜、明亮的卤素灯、现代化的办公设备、内外网络……。这条件,与当年那是天壤之别。

一部电话机的派出所

1998年底,组织安排我到沙坪派出所工作。虽说心理上有所准备,但到了派出所具体了解情况后,还是感觉准备的不够:办公住宿合用房是镇政府早年修建的一栋两层砖混结构的旧房子,下雨时屋顶到处漏水,派出所没有车、电视、电脑,甚至没有自来水(当时全镇未建自来水厂)。几间昏暗的办公室内几套旧桌椅。全所有点现代气息的设备,是办公桌上一部红色的电话机,当时还处于欠费停机状态!这种景况是上世纪90年代大多数基层派出所的真实写照!

大概从进入新世纪后的头二年开始,公安机关开始了“金盾工程”建设,逐年、逐项开始了院子、车子、机子(以电脑为代表的现代办公设备)的建设和添置,同时狠抓队伍与执法正规化建设。我记得大概是在2004年,上级提出来一个关于电脑配置方面的硬指标:三年之内,必须达到在职民警人均一台的水平且纳入县级公安机关综合考评内容!

那几年,我正好在县局负责科技部门的工作,感觉当时的经费保障水平与上级要求之间的差距着实太大,按常规,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回头再看,不光是电脑,还有办公场所、交通工具的改善与建设,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现代化办公、办案所需的设施设备,就像变戏法似的,一样一样装备起来了!

今日的物质条件,可用“按需”配备来形容。再看看今日的派出所:生活区、办公区、办案区;基于专网的办案系统、视频会议系统、户籍管理系统、各种信息采集录入应用系统等,可谓应有尽有。遗憾的是,多年来,基层派出所警力不足的问题一直未能得到有效解决,许多的现代化设备设施的应用、保养等还存在不少的问题,浪费现象严重。

一只手工作的民警

前两年退休的雷泽民大哥是我在法制大队的同事。他在退休前,因患类风湿病致四肢关节变形、功能受限,走路都不太利索,尤其是左手关节严重变形,经常剧烈疼痛,几乎做不了事。平时看材料做记录、在电脑上输入审核意见、装订整理卷宗等,都只能靠右手来完成。就这样,雷大哥既未提前退休,也未要求减少工作量,不仅是足额全勤到龄且超出勤数月,直到接替其工作的民警调整到岗为止。这些年,我所见到的这种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职业精神的同事还有许多许多!雷大哥也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而已!

警察是和平时期最危险的职业,公安机关从来不缺英雄模范。一些被组织认可、被宣传的先进典型和英模人物只是我们这个警队中无数英雄的代表!有更多的同事、战友,他们数十年如一日战斗在基层公安工作岗位上,他们可能没有获得什么荣誉和奖状,没有炫目的光环,也难说成绩特别突出,但他们对公安工作的执着和坚守,铸就了我们这个团体的灵魂!

一只烧鸡的情怀

这还是我在刑侦队当内勤时发生的一件小事。那天,我正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上班,突然接到一位正在乡下办案,已有好些日子没回家的同事的电话。这位老哥在电话中嘱托我到县城一个叫唐三妹饭馆的店里买一只烧鸡送到他家去,说这天是他老婆的生日,由于办案的需要,这次又不能陪老婆过生日了…说着说着,这位老兄竟然语带哭腔、声音哽咽。我那时尚未成家,有些情感还体会不深,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这事,虽说体现出的是我们刑警硬汉形象的另一种情怀,但也怕说出去后那老哥脸上挂不住,所以,这事我基本上没对人说起过。

当年在刑侦队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案子不破不好意思回局里来。所以,侦查员上案后,十天半个月不回办公室那是常事,特别是在乡下办案,加之那个年代交通条件不好,专案组一般一扎就是个把来月,吃住在案发地的农户或乡政府。我做内勤工作的,经常在办公室接待一些警嫂来找我“要”老公,准确地讲,是让我帮她们联系在外办案的老公,因为我掌握着所有侦查员的去向和联系方法。正因如此,队里这帮老哥不时让我搭把手或帮忙做些力气活。

现在我们诟病那个年代的法制如何不健全,侦查破案的方式方法如何老套时,应当清楚,在那个年代,前辈们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深入群众、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的工作方法,永远值得我们铭记与传承!(作者系桃源县公安局 李建军)

责任编辑:刘玺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