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快评丨冲击派出所的“恶势力”,何以8年后才被追责?

来源:法制周刊     发布时间:2020-09-15 23:02:57
摘要:一家人冲击派出所是很嚣张,但真正让人“佩服”的,恐怕不是闹本身,而是闹完了竟可以安然无恙多年。今年7月底,江西省分宜县袁任秀一家五姐弟以及二女儿的儿子被法院一审认定为恶势力。因袁家人曾于2011年3月29日冲进分宜县公安局城东派出所,对民警进行抓扯和追打,将铁栅栏围墙推倒,并导致群众围观。判决书称,袁任秀等人大闹城东派出所之后,逐步确立了在分宜县界桥垦殖场一带的社会影响力。据报道,袁家人等6人不服一审判决,...

一家人冲击派出所是很嚣张,但真正让人“佩服”的,恐怕不是闹本身,而是闹完了竟可以安然无恙多年。

今年7月底,江西省分宜县袁任秀一家五姐弟以及二女儿的儿子被法院一审认定为恶势力。因袁家人曾于2011年3月29日冲进分宜县公安局城东派出所,对民警进行抓扯和追打,将铁栅栏围墙推倒,并导致群众围观。判决书称,袁任秀等人大闹城东派出所之后,逐步确立了在分宜县界桥垦殖场一带的社会影响力。据报道,袁家人等6人不服一审判决,已向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看媒体报道的案情,可用匪夷所思来形容。2011年那次冲突的起因,是袁任秀一家人对征地补偿不满意,多次阻扰庄岗岭公园施工。在一位家人被民警带至城东派出所之后,袁任秀等人赶至派出所,随后发生激烈冲突,导致上百名群众围观。时任城东派出所所长黄耀军紧急请求警力支援。

↑城东派出所 图据澎湃新闻

按理说,不管袁家人对征地补偿的意见是否合理,都应该在法律框架内寻求沟通解决。阻扰施工并冲击派出所,性质均属恶劣。在普通人的印象中,做出这样出格的行为,袁家人很难全身而退,于情于法都理应及时厘清是非、依法惩处。可是在接下来的8年内,这家人非但安然无恙,其中袁福艳还在2016年当选政协分宜县十四届委员会常务委员。

判决书称袁家人是在大闹城东派出所之后逐步确立了在当地的社会影响力,这句话很耐人寻味。按照通常认知,一家人冲击派出所是很嚣张,但真正让人“佩服”的,恐怕不是闹本身,而是闹完了竟可以安然无恙。

在县城这样的基层环境下,人们评价一个“恶势力”经常用的表述是“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不得不说,袁家人的表现和长期不被追究的状态,有点类似这种猜疑。

网络搜索可以发现,针对这家人,分宜县公安局在2019年曾专门发通告,面向社会公开征集违法犯罪线索。只是不知道,在8年前的冲击派出所之外,有没有征集到什么更新的违法犯罪线索,能不能启动别的问罪程序。

现在袁家人已经提起上诉,按照代理律师的说法,“袁任秀等6人没有恶势力犯罪的组织特征、行为特征、经济特征,未达到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和造成较为恶劣社会影响”。他们还怀疑8年前的那次冲击派出所,“公安机关未出具录音录像,时隔8年多才追究袁任秀等人责任,或说明当时警方存在过错”。

虽然这只是一面之词,毕竟二审还没有结果,但就目前的进展来看,教训已经足够深刻——对于可能的违法犯罪行为,如果该追究的不追究,拖延日久,不仅可能放纵犯罪嫌疑人,更可能对社会造成连锁破坏效应;而事后再追究,则面临事实证据和法律程序等方面的障碍。当地公安机关之所以2019年还公开征集犯罪线索,也从侧面印证了办案困境。

在关注司法进程的同时,当地也应汲取教训,及时查明8年不启动追责的原因,也要看看袁福艳当选政协常务委员的背后,是否存在“黑白两道”的利益关系。打击一个家族的“恶势力”不难,难的是改良执法土壤,避免类似剧目重演。(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守一)

责任编辑:刘玺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