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流年若素(外二章)

来源:法制周刊     发布时间:2020-10-10 09:49:10
摘要:蓦然心惊 花已沉睡香艳之气沉眠记忆之门心痛的感觉如一场风中雨做的云爱幻灭成手中颓废的烟如同一场是非中旁观的云雀凝结成冰冻的河流天涯的边界依稀有故人的咳喘之声曾经高昂的音调已隐约暗哑那年花开年岁中激情的表达梦里梦外盛开的鲜花火炉 池塘 青色的石板路镌刻青春的版画此刻 我看到那群人终日在酒肆也只有在酒肆茶廊才有昔日的笑语酒瓶碰撞的声音都是梦想裂成碎片的梵音时光的河流一路狂奔有人骤停下来等灵魂终于从旁观进化...

 

蓦然心惊 花已沉睡

香艳之气沉眠记忆之门

心痛的感觉

如一场风中雨做的云

爱幻灭成手中颓废的烟

如同一场是非中旁观的云雀

凝结成冰冻的河流

天涯的边界

依稀有故人的咳喘之声

曾经高昂的音调已隐约暗哑

那年花开年岁中激情的表达

梦里梦外盛开的鲜花

火炉 池塘 青色的石板路

镌刻青春的版画

此刻 我看到那群人

终日在酒肆

也只有在酒肆茶廊

才有昔日的笑语

酒瓶碰撞的声音

都是梦想裂成碎片的梵音

时光的河流一路狂奔

有人骤停下来等灵魂

终于从旁观进化成感慨

语言成为武器

伙伴成为路人

光年依旧升腾

从时光的山巅纵身跃下

可有对生死的恍然

纵然是梦

也融铸青春热血的激荡

一朵花

开着 一生的距离

一些誓言

在竭斯底里后坠入海底

一段往事

放纵成荼糜的花蕊

落空为荒芜的草滩

疯长流香的花事

在流水经过的崖畔

永远居住着野花

与水相依相伴的鱼

怀抱水草的青衣

抖动在阳光的水袖里

静默的心事

在流年的光影中沉迷

绽开斑澜的蝶衣

十月前行

终于从炎热的掌控里抽身

刀锋开始在午夜发刃

那些厚实的叶子开始萎缩

它其实抵御不了半袭风寒

霜降或者冰冻

像是一个无端的预谋

撑开向阳的野菊

舒展一季秋眉

流连枝头轻拍月夜

十月的河流漂满青春的记忆

淌过季节风口溢满河床

彼岸的诗行涂抹嫣红的花脂

用隐形的方式接落凡间欲望

秋风罢处花影摇红

捡拾一声声遗落的鸟鸣

霜降之后的河堤荒坡留下曾经的脚步

在滴滴香浓意犹未尽的茶香里

我们望穿了那

长天下的秋水

依然执着前行

落叶知道秋天的消瘦

行走不仅仅是季节的感召

秋风的冷漠以及秋雨的相邀

让这个季节的舞台更显妖娆

缤纷的夕阳下落日成辉

日落时分必须完成一种舞蹈

月上时分就能赢得拥抱

十月前行不仅仅是一种姿态

更是一种荣耀

以皈依的决绝走向季节深处

繁琐与阴冷就会消弥遁逃

问秋

清晨和露珠一同醒来

满目清气的露珠如深谷幽兰

依稀 伐木声叮当作响

闻到稻香想起镰刀

青春的疼每一个人都在

竹篱间有肥硕的瓜果

和细碎的我们一道

栖息在农家的菜园里

丢在香樟树下的那些花事

流着香颤抖

孤独成一弯清月

斑澜的记忆宛苦薄凉的爱情

眉眼如画温凉如冰往昔

盛开在书页里的那枝玫瑰

远了些年 人生繁华一线天

生活的迷梦在秋天消散

那个丢了钥匙的人

走到哪里都曲终人散

而青春的疼痛绵里藏针

爱情的暖细碎料峭

俯首问 你眼里的忧伤醉过谁

回到最初却最远的地方

责任编辑:刘玺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