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律师说法:遭遇偏执 非理性上访剖析及引导

来源:法制周刊     发布时间:2019-04-26 17:38:23
摘要:我们的律所在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旁边,仅仅一墙之隔,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让我们总是接待一些执着上访十几年的人。虽然无数次告诉了他们法律援助处在哪里,但他们总是要执着地一次又一次迈进我们的律所的大门。在现今的中国,最执着的人不正是这些不断上访的人吗?个个都觉得自己是窦娥,可以让地球大旱三年6月飞雪,很多律师都觉得他们精神不大正常,有点害怕,对他们避之不及!除了法学以外,心理学是我最热爱的一门学科,从心理...

我们的律所在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旁边,仅仅一墙之隔,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让我们总是接待一些执着上访十几年的人。

虽然无数次告诉了他们法律援助处在哪里,但他们总是要执着地一次又一次迈进我们的律所的大门。在现今的中国,最执着的人不正是这些不断上访的人吗?个个都觉得自己是窦娥,可以让地球大旱三年6月飞雪,很多律师都觉得他们精神不大正常,有点害怕,对他们避之不及!

除了法学以外,心理学是我最热爱的一门学科,从心理学的角度,这世界上就没有一个完全心理健康的人,所以不正常是正常的,所以我倒是从来不害怕那些所谓精神不正常的人。

他们一颗热切的心,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碰了壁,就像一股汹涌的潮水碰到了山的阻挡,自然就会掉转头,与其回避,不如面对,谁让我们律所挨着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呢!

来了都是客,咱都秉持服务精神,好好接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这大概是一名律师最好的修养了!

咱就当修炼和精进吧!

有一位70多的老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主要是他的那一句话触动了我:像我这样的人,又老又穷,我存不存在谁关心,我的死活也没人管,我完全就应该消失。

听到他这么讲,真的感觉很悲哀,难道世界上真有这么卑微的灵魂吗?谁没有背时的时候呢?难能道我们能保证我们一辈子不老不穷吗?

明知他的案子在法律层面已经无能为力了,我也帮不到他什么,却仍然决定浪费点时间听他絮叨。从哲学的境界,人生就是拿来浪费的,如果你不赞同我的这个观点,那么咱们换一种说法,人生就是拿来度过的,这总不会有人反对了吧!

就把他当做一个有趣的灵魂,愉快的度过一段时光。

人生最高的境界,那就是朱光潜先生提倡的审美的境界,能从黑暗中找到光,能从不对称中寻找到美。

“美感的世界纯粹是意象世界,超脱利害关系而独立,而审美并不独立,可以嵌入现世的任何事情当中。审与自己毫无牵连事物之美,例如自然世界的风花雪月,人性世界中的悲欢离合,能更深刻的洞察万物之“真与善”,审与自己有利益瓜葛事物之美,例如当下的学问事业,将之当作艺术品看待,只求满足理想与情趣,用宏远的眼界与豁达大的胸襟跳脱一时得失,往往能收获意料之外的成就。”

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我无非就给他一点人性的关怀。

我永远都相信人性的关怀除了温暖对方以外也是能够温暖我们自己的,就像我燃起一堆火,总能够温暖那些围着这堆火的人。因此人性的关怀是我们永远不要吝惜的,我们尽管大胆地去付出,给予越多,得到也越多!而且这种付出是不分对象的,哪怕对面是一个罪大恶极即将执行死刑的犯人,我们仍然可以大方地给予他这种人性的温暖,人道之光!

一个案子十几年了,执着地要上访,讨要自己的权利!他如果是生活在美国,一个奉行个人主义的国家,他很有可能是一名有个性又可爱的老头!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在中国这样一个奉行集体主义的国度里,像他这样极致追求个人权利的人似乎就神憎鬼厌,连他的老婆都受不了,让他去喝农药自杀;而他的儿子也由于他不断上访,干了20年的工作也没了。

这也是很能够理解的,一个人十几年如一日心心念念只想要维护自己的权利,沉浸在自己的委屈痛苦之中,就会忽视身边亲近的人。

他执着地上访就是梦想着深圳中院的院长能依职权为他的案子启动再审!

为了这个目的,他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比如在多少大召开的时候,政府前后左右派了10多个人前呼后拥地监视着他,连上厕所都有两个人追随。他也因为不断上访被拘留过。无论多少艰难险阻,他仍然坚持继续上访。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以为能够通过不断地上访,让自己的诉求能送达至深圳中院院长面前,从而启动再审。我善意地提醒他,这种毫无道理的上访今后有可能被判处寻衅滋事罪。他仍不为所动,坚持不放弃!

他让我想起中国京剧里的弱小老百姓拦轿告状,拼死一博,冤情得以昭雪的戏码!

会哭的孩子才会有奶吃,按闹分配,好像在现实的世界似乎也存在这样的现象,搞得大家都不走法律的程序,可劲儿地去闹去折腾!

如果人人都像他这么可劲地折腾下去,也无异于一场灾难,整个社会的稳定秩序将荡然无存!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有多少人沉浸在自己的戏剧剧本里,执着地扮演自己执意要扮演的角色,缺少对于客观世界和现实清醒的认识。

清官大老爷的剧本里面,清官大老爷才是主角,升斗小民们不过是配角,主角都没到场也没有入戏,配角那么卖力演出最终也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一场徒劳罢了,至于鲜花与掌声,那原本就与配角无关。

大清朝都亡了100多年了,但是清官大老爷的梦想,却仍然根植在很多老百姓的心中。这种对于青天大老爷的渴望其实是一种封建余孽,是一种奴性的表现,完全违背现代法治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核心理念。他也并不相信法律,他只是相信他心目中的青天大老爷给予他自己认可的公平正义,这其实就是法治的对立面人治。

六六在《遥远的救世主》(电视剧《天道》)这本书中曾经就写过弱势的文化就是渴望救世主的文化,渴望青天大老爷的文化,内部奉行的逻辑当然就是我弱我有理。心理学家武志红曾经在《巨婴国》这本书中指出现今的中国,很多成年人外表是成年人,可心智成熟的程度却像一个婴儿一样。一哭一闹,全世界都要给他来喂奶,但是这仅仅是潜意识的执念。

太执着于内心剧本的人,往往会罔顾真正的事实,从而在现实的世界里举步维艰。

老人家在十几年前作为原告提起了两个诉讼,他自己本人只有小学文化,却没有想到请律师。其实这也是可以预见的,因为在青天大老爷的剧本里,根本就没有律师存在的空间,升斗小民们,只需要跪着提出自己的请求,然后等着大老爷去主动搜集证据,为他查清事实。这青天大老爷多像一个妈呀,只要你一哭一闹,妈妈就来给你喂奶了!

老人家长年累月的看中央电视台,听党的宣传,老人家也是真正的相信了电视和新闻媒体中那个理想和美好的世界。他虔诚的相信新中国成立了,也深信自己真正翻身当了家成为了主人。他真的能把深圳中院当成自己的家,“司法为民”,不断的提出各种请求,甚至去指挥法警应该如何安排工作,真有一种主人回家的感觉和派头。虽然我是一名律师,但是在深圳中院也找不到象他那种当家作主的底气,能把公职人员看成真正的仆人。

这是一种真正的主人底气,让我深深地敬佩,同时也让我迷惑。可能是作为一名律师,年限越长,似乎就越没有这样的一种自信。

我绝无鄙夷之意,相反,有一些悲哀!

总有人说法律要成为信仰,可是我确实还无法做到。

因为我觉得信仰一些变来变去,没有确定性的东西,会给自身带来损耗和风险。我也不是要诋毁我国的司法制度,新中国成立还没有到100年呢,它是一个新生儿,它正在快速成长,高速运动从来带来的就是不确定性。法治建设原本就任重而道远,需要这个职业共同体的每一个人共同努力。我们不能拿自己的国家和西方的那些法治国家进行比较,从而对我国的法制失去了信心,这同样也是一种简单而粗暴的逻辑。

写这篇文章,我也无意于去鄙夷这位老人的做法;相反我尊重每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因为人类社会文明的进步,无不来源于异端的推动。

作为一名资深的法律人,我深深地知道法律本身就是滞后,有其自身的局限性的,这世界也有很多的苦难是法律无法解决的。如果觉得法律是无所不能,那才是一种无知。

这就像一名医生也不得不面对健康的失去,面对生命的消逝,进而产生种种的无可奈何的嗟叹。也正因为有这些失去,才懂得生命的可贵。

无论如何我仍然虔诚的希望这世界多一些美好,少一些悲情和苦难!

道德经中说:无执则无失!我们人只有两只手,当我握紧一样东西的时候,这个东西同时也占有了我的手,我不把他放下就无法拿起其他的东西了。

如何当一个懂得止损的理性人吧! 放下,然后去觉察心中的妄念!

我不敢期望自己的一席话,能够撼动老人家几十年所坚持的信念, 我只能规劝老人家:

就当你被人抢劫了,或者你真的是委屈,你跌倒在一个大坑里,但这十几年围着这个坑打转,忽略了人世间的其他美景,难道不是一种更为巨大的损失吗?

夏有凉风冬有雪,人生除了无休止的抗争以外,还有许多值得我们热爱的东西,我们是为了我们所热爱的,才去奋起抗争。

恨的反面仍然是对爱的渴求!(作者系深圳福田区作家协会会员  杨晴)


责任编辑:刘玺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