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谁在保护桃源的“黑车”?

来源:法制周刊     发布时间:2016-11-11 11:23:37
摘要:常德市桃源县境内长途客运中出现的客运乱象,由来已久。客运车辆本来应该进站,接受车站的统一调配和安排,但是,私设黑站、违规停靠的现象在桃源县屡见不鲜。这种行为造成客运市场的混乱无序,而野蛮的违法经营者则乱中取胜。客运乱象严重影响了正常运输秩序,同时,也折射出运管部门的管理不力。依法管理汽车客运市场,给客运市场一个有序、安全、公平的环境,无疑是运输管理部门的重要职责,但遗憾的是,桃源县境内客运中出现的...

 

常德市桃源县境内长途客运中出现的客运乱象,由来已久。客运车辆本来应该进站,接受车站的统一调配和安排,但是,私设黑站、违规停靠的现象在桃源县屡见不鲜。这种行为造成客运市场的混乱无序,而野蛮的违法经营者则乱中取胜。客运乱象严重影响了正常运输秩序,同时,也折射出运管部门的管理不力。依法管理汽车客运市场,给客运市场一个有序、安全、公平的环境,无疑是运输管理部门的重要职责,但遗憾的是,桃源县境内客运中出现的问题,长期以来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理。

近日,记者接到桃源车主联名曝料,桃源县内黑车横行,肆虐猖獗,桃源交通局严重不作为,极大影响了车主的合法利益。为了查明事情真相,本报记者前往桃源进行调查采访。

QQ截图20161111111924.png

桃源芦花黑站成了常德总站发班的湘J06751车的始发站

桃源县的客运乱象

8月2日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桃源县茶庵铺镇车站(实为农村短途临时停靠点),上了一辆开往深圳的旅游车(粤B.U4626)进行暗访。该车从茶庵铺始发,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司机接了个电话后,在高速公路桃源出口突然下高速,停在了几辆面包车旁边,随即不少人从面包车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乘客出来登上了这辆旅游车。

曝料人车主代表黄光义告诉记者,这些黑长途在此处定点载客已有数年之久,还有粤BSO925和粤BR7400打着旅游的旗号,在茶庵铺从事班线客运,乘客通过名片上的电话联系、马仔牵线搭桥等方式,都渐渐养成了到此处来乘车的习惯。

随后,记者来到桃源一中加油站旁,发现一辆湘J43697桃源至深圳客运车停在这里,陪同记者前来暗访的黄光义告诉记者:原湘J41975车辆在该车站已经有好几年没有经营,但通过违规申报,将该车线路牌违规激活,已失效的线路牌变成了现在的J43697,在交通局帮助下有了“合法身份”的该车却能一直游荡在车站以外拉客,从不肯进站,而一中加油站就成了该车的车站。同时,在龙虎、芦花“黑站”长期违规发定线长途班车的有湘J06571、湘J06705、湘J03585、湘J06726、湘J08090。

车站副站长刘海军向记者介绍: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2005年第10号令第二十九条规定:“客运经营者和客运站经营者,在取得全部经营许可后,无正当理由,超过180天不投入经营或者运营后连续180天以上停运的,视为终止经营。”湘J41975能够被重新激活着实让人费解。

8月23日,记者在桃源县的芦花乡车站看见一辆牌照为湘J06751的欣运客车,该车本应在常德总站发车至深圳,如今却改在桃源“芦花车站”始发。

据了解,这严重有违“四定”(定时、定点、定线、定班)班车之行规,本应受到严肃查处,但他们却能在桃源的芦花、龙虎、桃花源等随时违规停在路边揽客,已达数年之久。

据黄光义介绍,桃源县境内现有茶庵铺、芦花乡、枫树乡、龙虎村、等十多个私设站点,这些私设的站点10多年来一直接纳一些不符合资质的黑车进站始发、配载,而且没有丝毫安检设施。正是这些私设的站点和黑车,对合法经营的车主们形成相当大的冲击。

 

惊人的利润使得不法之徒铤而走险

黄光义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黑车每年逃避的各种管理费用、税费、保险及向公司上交的“份儿钱”高达10多万元,从桃源到深圳的票价是150元,按满座率60%算,一年赚个二三十万根本不是问题。与车主们花上百万的车相比,茶庵铺,芦花乡等黑站的黑车均是车主们花几万块钱购买的已下线的报废车,因投资少,周期短,利润高,三五个月就可以收回全部投资,所以引得不法之徒趋之若鹜。

车主程刚(化名)气愤的告诉记者:“高铁开通,本来生意就不怎么好,还要被黑车舀一瓢粥,况且他们线路不固定,专门聘有闲散人员四处拉客,实行点对点服务,而我们是站对站的服务,根本不是对手。我们有时跑一躺有十几个人算好的,更多的时候只有几个人,甚至还出现过跑空车的情况,我们辛辛苦苦干一年,还不如他们搞几个月!如果不取缔黑车,我们将陷入跑空车的深渊!”

对于黑车运输,象黄光义他们这样的合法经营者无不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根据相关条款规定,黑车一旦被查扣,相关人员将被处以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并将车辆查扣。显然,任何正常的人都不会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

为何上述黑车敢剑走偏峰,刀尖上跳舞?为何敢私设站点、随意停靠? 又为何10多年来,畅通无阻,安然无恙?桃源县交通运管处又为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每张车每年几十万的巨额利润都落入谁的腰包?我们不得而知,但据车主黄光义网上发帖实名举报:所有茶庵铺“车站”的广东牌照车主系前任桃源县交通局局长罗世平的同村同族的亲戚。更令人发指的是,县运管处某些人甚至恶狠狠地公开威胁:“你们只管上访,看我今后怎样整死你们!”

 

法律解读:黑车一旦发生交通事故 乘客将投诉无门

这些非法营运的“黑车”,车主经常雇用社会闲散人群在站外揽客,而且有些站外揽客者告诉乘客是一个票价,上车之后司乘人员又会肆意加价,到时候乘客便是砧板上的肉,真可谓上车容易下车难。

这些没有取得道路客运班线经营许可证的黑车不仅严重扰乱了客运秩序,损害合法经营者的合法利益,更为严重的是由于黑车没有进行首班例检,也未进行相关的安全检查,因而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甚至辱客、宰客、弃客、劫财劫色等现象发生,这实在是刀尖上跳舞,一旦有个闪失,乘客的维权将漫长而艰难。

最近,就连续发生过几起女大生因乘坐黑车遭遇意外的事件。

重庆女孩高渝8月9日错上陌生人的车后和家里失联,8月19日,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局发布通报,证实失踪10天的重庆女孩高渝已经遇害;8月14日下午,一位父亲领一家人挤上原本只能乘坐6人的“黑的”从河南潢川回湖北老家,不幸发生出车祸,其中一名小女孩当场休克,车上其余8人均不同程度受伤;8月21日,22岁女大学生金某独自一人乘火车到济南转车,低价搭乘黑车(电动车)被有多次犯罪前科的52岁男子囚禁性虐四天,民警经过全力清查营救,终于救其脱险。

此类事件的发生令人唏嘘不已。

 

桃源县交通局选择性失明?

面对黑车的肆虐猖獗,守法经营的车主们坐不住了,今年7月初,黄光义与桃源车站曾义站长、刘经理向桃源县交通局分管运管的漆建平副局长举报,漆建平接到举报后称可以带着他们一同调查此事。可就在第二天他们前往漆建平的办公室,请求派人调查时,漆以调查人员外出为由予以推诿,最后不了了之。

记者在其间采访过程中,也曾先后两次向桃源县交通局领导如实反映情况,并向桃源县交通局分管运管的漆建平副局长提供了记者调查得来的有关黑车黑站的详细情况,结果还是杳无音信。

万般无奈之下,车主们只好自发组织,亲自跟踪,从6月份起,先后几十次掌握了准确的时间、地点等信息后,打电话举报,请求交通局前来稽查。面对车主们的隔空喊话,交通局一次又一次选择沉默,迫于无奈,仅在8月15日派人抓了一辆牌照为粤B7400的跑深圳的大巴车。

根据相关条款规定,黑车一旦被查扣,相关人员将被处以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并将车辆查扣。

显然,任何正常的人都不会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来赚取钱财,可为何上述黑车敢剑走偏峰?并且多年来,依旧安然无恙?杨溪桥、芦花乡等违反交通部相关规定,私设站点、长期经营十多年,桃源县交通局运管处为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中间是否有权钱交易之疑呢?

 

记者手记

最近发生的多起女生失联与被害的悲剧让人震惊,如果她们的法律意识强一点,不乘坐黑车,如果她们的运气好一点,没有遇到不法之徒,如果当地交管部门加大整顿力度,不给黑车生存的空间,这些悲剧本可避免,但遗憾的是,受害人在环环相扣的交集下,悲剧的发生也就在所难免了。

在此,记者提醒,乘客外出应加强自我防范意识,在正规车站、站台乘坐具有合法营运资质的车辆,为自己的外出旅行增加安全系数,不要贪图方便和省一点小钱选择黑车,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或是灾难。

我们不希望桃源县的黑车出现车毁人亡、劫财劫色的事件公之于众后,才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我们与其听东窗事发后的执法者战战兢兢的苍白无力的解释,不如看他们收回欲望之手,伸出拳头,重拳出击,净化运输环境的实际行动,否则,到时候掉的可不仅仅是乌纱帽了。

黄光义称,桃源县交通局不仅不予取缔,反而明目张胆地收费,如黑站“枫树站”今年年初就被桃源县交通局不知以什么名义收8000元,着实让人搞不明白。(记者:刘玺东)

 

责任编辑:刘玺东